logo

外研社教辅

e.weibo.com/fltrpjiaofu

新华悦读专访外研社社长蔡剑峰:让“出版梦”助力“中国梦”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3年07月22日

image001

新华悦读专访外研社社长蔡剑锋

 

新华悦读:我们了解到在四亿学英语的中国人中有80%的人都使用过外研社的教材,作为外研社的社长,您自己有着怎样的出版梦呢
 
蔡剑峰:我跟出版还真是一辈子的缘分。上大学的时候,就做学校校报的学生编辑,然后大学一毕业就在出版社工作。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个非常神圣、有意义的工作,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把我认为很有价值的一些东西推荐给读者,这是出版传播的职能。
 
这几十年来,我在做外语教育的出版工作。我一直想通过我们的努力让国人的外语能力变得更强,从而能够更好、更自如、更方便地去了解世界。当然现在我们已经看到,在我们全民的努力下,在我们政府的努力下,当然也有大环境的影响下,我们国民的外语能力的确是越来越强了,现在不但可以越来越少障碍地了解世界,甚至还向世界在介绍我们自己,让我们更好地表达自己,让世界更好地了解我们。我觉得在这个过程中我也在追逐着我自己的梦,通过我本职的工作,为这个事情做一点努力。
 
比如说这些年来,中小学、大学的学生很多人在用外研社的书。我们的书不仅是把知识和能力,更重要的是还要把人生观、价值观,传递给读者,为社会多传递一些正能量。企业无疑都梦想强大,而作为教育出版企业,服务于人的培养和发展,就要放下赢的心态,端正自身的发展观,少一些浮躁和焦虑。只有这样才能回归服务社会的本质,发现社会中个体和群体的诉求,满足我们这个人口大国多元化的发展需要,实现口袋和脑袋都富足、理想和现实都丰满。
 
在追逐这个梦的过程中我们还是很高兴有了那么一些成绩,但是这既然是一个梦,那就值得我们一直去追逐、一直向它奔跑。我知道前面的路还很长,但是有这么一个东西在激励着我们,我相信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做,我相信也可以做得更好。
 
现在很多人在用我们的书,但是他们更多的是用教材、教辅,这还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现象。外研社制定了教育服务提供商的定位,不局限于生产一本书,然后“为一本书找到更多的读者”;而是从市场需求出发,“为一位读者提供更多的服务”;作为教育出版者,不再只提供学习产品,还要告诉学习者怎么学,力图提供一个最有效的全面解决方案。为此,外研社才有了赛事活动、教学研讨、网络教材、多语种培训、自适应测试、点读笔、点读书等一系列贯穿教与学的全方位服务的集合。
 
新华悦读:现在国家大力提倡“文化走出去”战略,作为一个以外语为特色的出版社外研社在这方面都做了哪些工作?
 
蔡剑峰:在文化走出去方面,外研社正好可以发挥比较优势,因为我们是一个以外语为特色的出版社。我们的工作实际上就是帮助中国和世界更好地相互了解和沟通。“文化走出去”外研社是当仁不让的,在全民外语能力普遍增强的情况下,我们应该更好地给大家创造条件,提供更多的帮助,让中国人更好地去表达自己。   
 
外研社对自身的定位一直是“最中国的国际出版社,最国际的中国出版社”。我们提供以“外语+汉语”为特色的教育服务,通过发掘多语种的文学、文化精品,推广在不同文化背景中生长的审美体验,发挥双语能力的最大效益。
 
外研社也通过企业合作、政府合作的形式,进行着一系列国际文化创意活动,用集中传播的方式拓展国人的视野,也将自己的母语和文化推向世界。比如,我们今年陆续开始了和迪士尼公司、吉尼斯世界纪录、京港地铁公司的合作,会通过展览、嘉年华、地铁四号线儿童大学种种形式,用经过国外实践的成熟运作模式包装本土的文化产品,借助合作关系拓展传播渠道,以达到传播效果的最大化。我们在今年8月底,要配合北京首届文化消费节,承办北京家庭阅读季,用世界童书插画展、阅读讲座、读者线上线下互动的活动,吸引市民驻足参与,从而引导以家庭为单位的阅读习惯。
 
我们可做的事情还有很多,首先,我们这些年在出版的内容上有了一个很大的转变。我们先是开始选择整理一批最优秀的中国人的英语表达,比如林语堂等等。最近我们出版了建筑大师梁思成的英语著作,当然还有其它大家的英语著作。他们早期在历史上都做过向世界介绍中国文化、中国建筑等等这方面的工作。另外,我们也会介绍当代的一些中国思想、中国内容。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非常注重培养和建设我们外研社的新能力——翻译。我们翻译能力的架构有三层,第一层是汇集全球一流的翻译家参与到我们把中国内容介绍到国外的工作中,第二层是外研社打造自身的外语翻译团队,第三层是捆绑全国大概六七十所高校作为外研社的翻译基地。
 
此外,我们非常重视新技术和大数据为传统出版带来的更多的可能性。外研社拥有自己的协同翻译平台,能够帮我们同一时间大规模地解决很多翻译问题和翻译工作。最近我们受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委托做一个中国对外翻译和传播平台,这是中国文学和中国文化的对外翻译和传播平台,搭建它的目的在于把全球的译者资源、作家资源、出版社资源、渠道资源、终端资源都搜集到这个平台上来,对上述数据进行搜集和处理,最终帮助中国文化更好地走出去。这是一个公益平台,希望国内其他的出版社以及兄弟单位都积极参与。    
 
除此之外,外研社还要考虑怎么把语言真正作为一个产业去发展,在这个过程中让语言障碍打破,世界彼此交融。当然,现在也有一种说法,英语已经成了“国际语”,是全球共同在用的语言,但是语言的多样性还是要保存的,语言有很多珍贵的价值。而每一个人则要掌握更多的语言,这种语言的障碍在人群交往上,特别是国际间、民族间的障碍越来越小。我觉得通过发展语言产业也可以做到这一点,具体地来说就是发展技术革新,我不敢说翻译服务可以满足所有交流需求,但是我们毕竟有数以万计的从过去到现在的语言都可以拿来作为参考和素材,有大量的专业人士持续地转化语言研究成果,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会使语言的障碍越来越小。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作为一个语言的出版社正在做自己的终结者,但是我觉得让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文明也好、价值也好,可以让更多的人平等地、没有障碍地去分享,我觉得这个意义更大。所以,我们的努力方向是在人们消除语言壁垒的基本诉求得到满足后,把外语学习变成训练思维、开阔世界观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