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外研社教辅

e.weibo.com/fltrpjiaofu

普通高中多样化发展的国际趋势

来源: 时间:2015年03月04日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博导

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重大课题攻关项目“普通高中多样化发展研究”主持人 

袁桂林

  很荣幸有机会到这里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最近几年来我承担了一个国家课题:研究普通高中多样化发展的问题。这是我们国家规划纲要提出来,普通高中多样化发展方向之后,教育部立的一个重的攻关项目,我们大学主持了这个团队把这个研究,现在把研究结果跟大家分享。

  一、高中学校类型多样化的中外对比

  多样化发展,首先我们对学校的类型进行了分析,主要有三个维度,办学主体、时空条件、学校内涵。学校内涵比较复杂,实际就是我们的产业、专业、社会岗位等等对学校的影响。这个三个维度交叉组合就形成高中多种多样的类型,有公办的、民办的、改制的等等,同样存在的空间也不全部都是全日制,有各种时空安排的和各种内涵的。中国普通高中目前面临的问题可能就是全日制一统天下,国际上并不是如此的。

  日本在这方面有一个统计表,学校有全日制、班级制、学分制、函授制的分类,不按照年级而是根据学分规定学习时间。最近几年,日本非常强调公立学校的教学质量,很多家长选择去私立学校。他们的升学指导重点高中按批次建立,并且有退出机制。我们国家没有退出机制,对示范高中的升学率有严格的指标,必须达到同比增长的任务,否则就要挨批评。

  俄罗斯的高中类型也是多样化的,其中利才中学相当于他们的精英教育,全国只有34所,占学校总数的2%左右。比如利才1535中学,附属于莫斯科国立罗蒙诺索夫大学的亚非国家研究所,是研究东方文化的学校,强化人文学科教育,但自然科学也很强,是典型的重点高中。

  美国的高中类型比较多,90%以上是公立综合高中,入口不分高低,出口却千差万别。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特殊高中,学科上有自己的特色,如偏重数学、科学、艺术,或者偏重古典文学、拉丁语文等。这些学校拥有独立的入学考试。如1934年,斯蒂文森高中跟大学合作建立自己的入学考试制度。这些学校入学考试因为倡导精英教育而受到批评,因此,纽约州1972年通过法案,制定了关注弱势群体的招生政策,使得特殊高中合法化了。特殊高中在纽约市的地理分布比较均衡,照顾了不同的族群。

      法国在文艺复兴之后,高中教育隶属于大学。所以法国高中的形成过程是大学向下延伸,是大学的预科,为大学服务。这样的历史遗迹,在欧洲一些国家都能看到。巴黎路易大帝高中就是一个代表,它集中了来自世界49个国家和地区的教师和学生,通过严格的入学考试挑选具有鲜明个性和优秀综合素质的学生。

  这些学校类型对我有一个启发,就是现在我国普通高中类型单一,培养模式也受到了影响,尤其是课程自主权,和其他国家有差距。在美国,除了AP课程以外,还采取双学分认证体系,高中认可为毕业学分的,大学也认可,这会鼓励高中课程和大学衔接。英国的特色课程是按照专业逻辑划分的,有技术类、语言类、艺术类、数学类,等等,还有一些根据职业逻辑划分,形成了不同的特色高中。

  二、高中培养模式的多样化

  谈到培养模式,我就想,我们现在都强调高中特色发展,但是什么是特色?我觉得有两点:第一,毕业生反馈信息与学校教育过程的关联。能从毕业生的反馈信息中得到印证的学校培养目标,这才算得上学校特色。第二,经得起时间考验。特色是学校沉淀下来的比较稳定的特征,不能因为领导换届而终止。用一、两个奖项,和个别优秀学生的例子代表学校特色,恐怕不完整。

  在学校评估方面,我认为首先要解决谁有资格评估的问题。政府办的公立学校,政府评估是可以,但这只是内部自我评价。教育部组织的高校评估就是如此。说得太严重了不是否定自己了吗?我国社会第三方的评估机制发育得不健全。在美国,还有其他的一些国家,媒体和其他第三方评估机构对高中的排名,还包含了家长的参与,是非常好的经验。如《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对美国公立高中排名的维度(有不同的权重):

  1. 综合指标金牌榜;
  2. 改制实验的特许学校;
  3. 既有特长又关照弱势群体的磁石学校;
  4. 最开放生源的学校;
  5. 经济上弱势,亚裔、非洲裔、南美西班牙语美国人最多学校;
  6. 国际学生比重大的学校;
  7. 最大、最小规模的学校;
  8. 数学科学最好的学校;
  9. 教室互联网设施最完善的学校等。

  又如,《美国新闻周刊》和《华盛顿邮报》的高中排行:

  1. 师生比,即平均每个老师教多少学生;
  2. 毕业率,即4年学制内按时毕业学生的百分比;
  3. 2010年毕业生生均参加大学先修课程考试(AP)和国际高中文凭考试(IB)考试的次数;
  4. 大学升学率,毕业生毕业后及时升入大学的百分比;
  5. SAT平均成绩,即参加SAT考试的学生平均成绩;
  6. 新闻周刊系数,即高中六项指标及其权重:(1)毕业率(25%),(2)大学录取率(25%),(3)毕业生生均选择AP课程的比率(25%),(4)SAT/ACT平均成绩(10%),(5)AP 和 IB生均成绩(10%),(6)学校为毕业生开设的AP课程生均门数(5%);
  7. 10所有特色的神奇的学校。

  中国的高中评估强调的是升学率,这是示范高中不可回避的。但这只是一个维度,千校一面追求升学率,怎么实现多样化发展? 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评估强调AP课程的选修比重和ISAT成绩,很多学校进不了这个评分榜的前100名,但它还评出10所神奇的学校,比如布朗克斯科学高中,历史上有8个毕业生获得诺贝尔奖,6人获普利策新闻奖。这么好的学校在他们评估体系当中排不进前50名,但被列为10所神奇的学校之一。这所学校的格言是杜威的一句话,“每个伟大的科学进步都是从提出一个新颖大胆的想象开始的。”而这所学校的校长莫里斯•梅斯特,奠定了布朗克斯科学高中的英才教育思想。

  美国大型学校曾经流行设置“荣誉课程”,为了满足有望上大学的学生,从大学校中抽调教师为这部分学生服务。尽管饱受批判,那些提供荣誉课程的学校还是认为他们为天才学生提供了机会,布朗克斯科学高中也是其中之一。莫里斯•梅斯特主张,根据不同学生需要提供不同的教育:一是识别早期有能力的儿童;二是使他们尽可能地在一起,即办特殊高中;三是为他们提供符合他们能力的工作任务;四是提供科学与数学方面的课程,以示其在现代社会的关键作用;五是大力宣传成为科学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科学家有很多类型,要成为科学家需要付出艰辛的努力,要想成为科学家就要进入大学才有机会。 

  莫里斯•梅斯特是了不起的人物,他主张特色高中经营、教育、文化要统一、既然要选修大学课程,学生的来源就要筛选。近年来,他们学校的AP课程有86%的学生参加,通过率为83%。都是很高的。这所学校的另外一个特色就是社团活动,获得诺奖的毕业生最常谈到就是布朗克斯科学高中的社团对他们的影响。

  三、几点反思

  我们国家的高中顶层设计还是比较滞后的。高中的性质、特制、特征、定位、使命说不清楚。前年《中国教育报》有一个专栏讨论高中定位问题,包括清华大学校长,还有华师大的校长都参与了讨论。十七大以前,历届代表大会都说稳步发展高中。十八大以后说得比较多一些,也谈得更细致一些,提出了多样化发展,而且提出来要改变千校一面的局面,要鼓励教育家办学。但目前对于高中多样化发展的顶层设计,还存在几个问题:

  第一,统一的必修的课程比重大。除了教育部公布的课程方案统一要求过多外,省级政府也把地方课程规定为必选课。这样对孩子来说,真正让他能够选择的也就三、四个学分。且学分制管理模式成了摆设,没有打破班级授课制、学年制和全日制。课程方案中规定的学分数与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到底是什么关系?哪个与高中文凭相关联不明晰。 

  第二,核心科目设置不灵活。现在国际上对核心课程有两种处理方式,一个是语、数、科学是核心科目,欧美很多国家是这样做。还有一个处理方式是语、数、科学、历史、地理是核心科目。但是无论是3科还是5科,都有一个选择的余地,允许学生在核心科目中3选2,或者5选2,这样的灵活机制在中国还没有出现。应该允许孩子选择擅长的科目,从核心科目中选择两门升学的科目完全可以。不能将语数外总是捆绑在一起。

  第三,对个性的阐释有缺陷。我们谈个性往往是横向的理解,他爱好体育,他的数学好,他的外语好。但我们忘了时间维度,学习速度也体现明显的个性。中国的教育是让孩子齐步走,学制的安排不考虑学生学习的节奏、速度的参差不齐。高三的“复习”和没考上者的“复读”现象实际上都是迁就学得慢的学生,都是一种浪费生命现象!实际上,应当鼓励学得快的学生加深学习难度,学得慢的学生留级。

  第四,草率地取消了特长加分。本来好好的一些加分政策,可以鼓励学生个性发展,也有利于学校特色建设,但是,因为防止不正之风的干扰,就取消了。未免太草率。防止腐败应该从顶层设计入手,建立责权利统一的机制才行。与之相关的,一些地方实验性的培优项目并不是全校的文化建设,并不是全校学生参与,只是少数学生参加,也不符合学校特色建设。这两个极端都值得商榷。

  第五,高中教育资源配置严重不足。我们把世界几大城市高中数量和规模进行了比较,北京的高中学校数量和城市人口相比数量太少,因此每个学校规模大,小班化很难出现,教育质量不高,这是基本的事实。另外,高中教育法律也是空白。高中的债务问题,据说现在还有1600亿债务没有解决。所以说我国高中特色建设、多样化发展任重道远。